渣男虐你千万遍,你却待他如初恋

14458425892993WRZEXI13

梨朵的闺蜜,是个美女,有很多个备胎。

她最近的一次恋爱被一个最渣最丑最不看好的伤得七零八落,她不过爱了一年,却感觉过了一生,实在无以排解,只好天天下课之后花四块钱,搭公交车去看海。梨朵怕她闺蜜一时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于是也只好像个小保姆一样紧巴巴地跟着她闺蜜一起走。

梨朵是个义愤填膺的奇女子,正义感爆棚,做人非常有原则和底线。虽然不到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地步,但是如果哪天饭堂大妈少刷了她两毛钱,回来定是会要死要活说半个小时,好像抢了别人一百万。

知道渣男甩她闺蜜的那个晚上,她正与我上公共选修课。两节课九十分钟加上十分钟课间休息,她向我细细数出了渣男(以下简称k先森)的十宗罪,说得眉飞色舞,让人身临其境,万分同情那个在爱情里受伤的女闺蜜,而恨不得抽出两把尚方宝剑把渣男碎尸万段,然后丢进咸水海喂鲨鱼。

下课铃一响,梨朵头也不回地直奔她闺蜜的宿舍,说要抚慰闺蜜那千疮万孔的灵魂,徒留我一个人站在校道上拿着她的课本在寒风中凌乱。

梨朵天天好吃好喝哄着她的闺蜜,她的闺蜜也不是没有受过爱情的伤,只不过这次是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所以不管舍友怎么努力,就差粉墨登场去扮演小丑,可就是不见美人一笑。都说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轮到梨朵郁闷了,于是女生之间又八卦起来,共商良策,开扒k先森的前世今生。

他算起来是我们的师兄,早我们三届,一届人,一届魔,一届妖,所以我们才经常抱着过来人的姿态来奉劝那些刚刚大一大二的单纯小师妹说,不建议找已经毕业的本校师兄,还是毕业好几年的那种,毕竟人妖殊途,不会有好结果。

k先森家里是经营高级餐饮店的,那家店选址的地段不错,在繁华的市区和步行街的转角处,路况好,四通八达,而且有足够停车的地方,行人也多,每天的生意都挺火爆的。所以k先森的家境比起我们这些工商农阶层的小康家庭来说要富裕很多,他还在念书的时候就已经开着小汽车,拉风异常。

K先生毕业之前信誓旦旦地说不想继承家业,趁着大好的年华,想要自己创业,毕业之后便跑到了我们省会,张罗了两头半个月,红红火火地开了一家咖啡店。一年之后看着惨淡的营业额,实在混不下去,k先森的妈妈看着心疼,又苦苦哀求儿子回来,毕竟是独苗,家里宠了二十多年,舍不得温室的小花朵在外面接受风吹雨打。

所以k先森才会那么闲,毕业都好几年,依旧能隔三差五地开个小汽车回来学校转转,然后认识到了梨朵的闺蜜。但至于k先森怎么认识了梨朵的闺蜜,这个无从考究,听说是某次聚会,但具体情况因时代隔得太久远,梨朵也记不清楚,有时候我们在背后总是管k先森叫做渣男,因为他真的很渣。

首先k先森的上位就不那么名正言顺,梨朵的闺蜜在上一段感情将断未断的时候,他已经出现,并且开始在她闺蜜耳边吹风,最后导致她闺蜜上一段感情在不清不楚的情况之下结束,后话是她闺蜜的前任其实是个很好的男孩子,比起k先森来说。

梨朵的闺蜜是个善良的女孩,可惜性子比较软,失恋不过几天便投入了k先森的怀抱。其实我们承认k先森的段数的确很高,不然怎么那么容易就美人在怀了。而梨朵的闺蜜,当初她可能只是想要一个救生圈不至于溺水,结果对这个救生圈就放不开了,因为她始终学不会游泳。

导致他们分手的直接原因是k先森的妈妈找了一个绿茶和他相亲,绿茶是妈妈辈眼中的那种好媳妇的类型,于是便催促着自己儿子结婚。绿茶知道k先森有女朋友,且二人同龄,而梨朵的闺蜜尚在念书,多少还带有一点不成熟感和学生气,比起那个绿茶的圆滑和世故,自然不能同日而语。

梨朵闺蜜不经意看见k先森和绿茶聊得火热暧昧的短信记录,绿茶发的尽是挑逗的语言,k先森也没有明确拒绝地回复,她一气之下要求解释,k先森说只是朋友。不出两天,k先森便和梨朵的闺蜜分手了。

我们都在指责k先森的狼心狗肺,要和那个绿茶狼狈为奸,可怜她闺蜜这么一朵单纯的小花被染指了。不过,早分手比晚分手好,因为我们最后一致得出结论就是——反正都是一路货色,就像是我们说某天使宝贝与教主的结合其实是件好事,毕竟都不是什么好人,两个凑成一对,免得他们再出来祸害其人间。

梨朵恨不得当时在场左一巴掌,右一巴掌把k先森拍扁,最后一个天马流星拳把他揍飞,当然她也只能脑补,打不过不说,可能被揍飞的是她。

梨朵的闺蜜被甩的当晚就发了一条朋友圈,内容大概是说,我又失恋了,心好痛,不再相信爱情之类的。于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得一众备胎冒泡,送吃的,安慰的,等待机会乘机而上的,像是涌向岸边的浪花,后浪拍前浪,浪浪不绝……

谁年轻的时候没遇上过几个渣男,渣男教会了我们怎么遇上真正好的好男人。其实最好的疗伤圣药是家人,梨朵的闺蜜借着十一放了个小长假回家散心,不过七天,气色好了,脸红润了,也长肉了,梨朵悬着的心终于都放了下来。

好景不长,两周之后,就是前几天,梨朵和她闺蜜出去吃饭,吃完逛街看电影,准备回学校,突然一辆小汽车风驰电掣地出现在她们跟前。梨朵晃眼一看,觉得眼前出现的这个男生十分眼熟,天黑,灯暗,定睛再看,这不是甩她闺蜜的k先森吗?!

梨朵是自己走回来的,气呼呼地好像吃了炸药。有什么办法,路是她闺蜜自己选的,哭着也要走下去,以后再约出来见面的时候能怎么办?吃寿司就给他挤一堆的芥末,吃拉面就给倒一瓶的酱油,吃火锅就给他加到变态辣。

梨朵这样自欺欺人,后来一想,怎么说在她闺蜜和k先森的世界里,她始终是外人,刚开始只能说k先森的不对,但是对明明已经掉过一次坑,这次又心甘情愿掉坑的闺蜜,除了一百大板大刑侍候别无他法。

在这件事中,让我看得最真的反倒是梨朵,我笑她赚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起的比鸡还早,睡的比小姐还晚,责任比主席还大,天天愁眉苦脸,与闺蜜感同身受。护鸡崽地护,含在嘴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精心养大了一颗白菜,最后又被同一只猪给拱了。谁让她摊上了这个闺蜜,交了个闺蜜像是养了个女儿,二十岁出头,活得就像是一个老妈子。
而对着很多像是梨朵闺蜜一样单纯的女孩,我想说的是,抚心自问,你为什么要在大学里恋爱?

第一,耐不住寂寞?
第二,人云亦云?
第三,虚荣心?

女孩,你是不是真的耐不寂寞,真的需要一个男人的肩膀时常给你依靠,真的需要一个男人的怀抱时常给你温暖,真的需要一个男人的存在时常给你的安全感?你吃饭,去图书馆,或者去个超市也要一个男人在你的身旁才能得到活着的证明吗?

人云亦云的女孩更加多,好像这样情况的——我朋友她恋爱了,我也好想恋爱啊,恰好有个男孩子在追求我,不如答应了吧,他长得不丑,虽然不知道他好不好,但是我周围的女孩子都恋爱了,就会剩下我自己一个人了……

虚荣心,人皆有之,今天我看见谁谁谁在街上和她男朋友牵手了,他是哪个哪个学院的,好高好壮好帅的,那个谁谁谁这么丑喔,又矮又胖的,还满脸痘痘,再看看自己,哪一点比不上她嘛,不行,我也找一个,比她更好的……

某个关于女人一生的语录是这样的说的,“女人的投胎有两次,第一次是出生的时候,谁都无法选择,无论男人还是女人;第二次是女人出嫁的时候,女人不要多努力,找个有钱的对你好嫁了就等于第二次的投胎。”

如果有这样思想的女孩,你不仅对自己不负责任,而且对你的爸妈也不负责任,你爸妈含辛茹苦把你栽培长大,目的并不是要你找个男人嫁了就了结的。

就像那回堂妹吃着我的窝藏好久的明治雪糕,倒在沙发里看《回家的诱惑》,说的,“女人靠嫁,才能得到幸福,还不如靠自己努力,嫁了以后说不定男人会出轨,还会离婚,我努力的是我自己给我自己的。”听听,这才是新时代新好女人的典范,所以我常常称赞我堂妹的思想觉悟很高,尽管她现在才十六岁。

二十岁前的美丽是父母给的,二十岁后的美丽是自己赚的。的确,一张美丽的脸,像是一张生活通行证,但是再长久的通行证也会有到期的一天。年轻的时候,人们看你美丽的容颜,年老的时候,人们看你沉淀的内心,所以人总是会变老的,不会变老的那是妖精。

有时候你会觉得生活如此糟糕,就像强奸,那么就错了,不是生活强奸了你,是你强奸了生活。你以为提起裤子就可以走,结果嫖完还得给钱。有时候你想好好地谈个恋爱,却遇上了个渣男,虐你千万遍,你却待他如初恋,你以为你可以潇洒地放手,转了个街角就哭成了狗,谁都希望转身就能拥抱,可是最怕就是转身之后,渣男还在原地踏步,而你还对他心有期待。

大学读了三年多,最不喜欢听到的那一句就是,“在大学里怎么也要谈一次恋爱。”爱被你谈了,不止一次,可能很多次,那么你得到了什么?嗯,丰富的爱情经历,或许足够可以出一本书,变成别人口中的情感专家。在大学里听过很多的爱情故事,能修成正果的少,无疾而终的多,我们道听途说的,别人娓娓道来的故事情节明明不同却又那么地相似。

女孩,趁着秋日阳光正好,何不花时间读一本书更来得有价值。像毕淑敏在《我所喜欢的女子》里说的,“磨砺内心比油饰外表要难得多,犹如水晶与玻璃的区别。我喜欢爱读书的女人,书不是胭脂,却会使女人心颜常驻,书不是棍棒,却会使女人铿锵有力,书不是羽毛,却会使女人飞翔,书不是万能的,却会使女人千变万化。”

带眼识人很重要,耐得住寂寞和孤独的姑娘都是好姑娘,不过,当遇上一个真心真意,愿意对你好的,就算他只有一百块也愿意全部花在你身上的,他爱你,你也爱他,你不怕被辜负,他也不怕被辜负,就勇敢去爱吧。

但如果你的真爱还没有投胎,那就好好修炼自己,让未来的自己配得起真爱,有牢牢抓住真爱的资本,所以在这之前,比起将就恋爱,宁愿选择单身。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